快捷搜索:

可能陷入用新的形式主义反对旧的形式主义的窠

  针对指尖上的形式主义问题及其产生的危害,各级各部门纷纷拿出切实有效的办法,为干部松绑,让新媒体政务平台回到正确运行轨道。

  据小杨反映,某党建APP要求村一级党组织上传“三会一课”完成情况,而她挂钩联系的村党支部干部年龄较大,操作手机不灵活,只能由她一人帮忙录入,加重了工作负担。

  看似新表现,实则老问题。无论是事前调研不够还是盲目跟风从众,无论是监督体系不完善还是后期运营没保障,归根结底,脱离实际、不尚实干,敷衍应付、庸懒怠政等形式主义顽疾才是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

  据了解,有部门曾下发,强制要求下属单位限期全部开通微信公众平台和官方微博,还将此纳入考核。但考核内容只看重是否开通,对运营质量没有要求,结果很多强行上马的政务媒体平台最终成为“花架子”。

  不难发现,拍脑袋做决策、事前没有进行充分调研,是工作微信群过多过滥的原因之一。

  小杨告诉记者,近期她到贫困户家中走访时,被要求在某扶贫APP中进行GPS定位,以帮助绘制贫困户地图,方便今后更好地开展扶贫工作。但操作时却因山里信号不好导致定位不准,耗费大量时间,影响贫困户地图绘制。

  重搭建、轻运营,思想、人员、经费准备不周全,是一些政务平台面临的普遍问题。移动互联网办公尚处起步阶段,政府机关缺少经过专业培训的运维人员。一些单位采取将搭建好的平台交由第三方运营托管,不仅费用投入大,还容易因把关不严影响运行质量。

  无独有偶,反映职能部门不作为,一些曾经潜藏在文山会海里的形式主义虽穿上了科技的马甲、换了新面孔,从用户的实际需求出发,消除产生形式主义的思想根源。将严重打击实干者的积极性。日前,除了做好信息发布、互动回应等基本服务,事件一经报道,”云南省昆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杨正晓表示,引导和督促领导干部树立正确政绩观,对各单位微信群数量、管理等方面做了细致规定。所有留言的回复竟如出一辙——将反映情况的原文逐一复制粘贴。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政务工作也搭上了信息化的快车。QQ、微信、微博等平台因便捷高效等优势受到很多政府部门的青睐,成为重要办公平台,一些新媒体政务平台应运而生。然而,本应便利沟通、提升工作质效的新媒体政务平台却频频曝出问题,引发各方关注。

  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新媒体蓝皮书》,其中提到各类政务平台存在大量“僵尸”账号的主要原因:研究和认知不足、盲目跟风、无力运营、顾此失彼。

  技术问题也是很多新媒体政务平台的“硬伤”。2018年,“四川省自贡市环保局”微信公众平台出现了“雷人”回复。网友在公众号内留言反映某学校外建筑工地灰尘污染问题,收到了“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的答复。该市民继续提问:“自贡环保局就是这样回复反映问题的人吗?真丢脸。”答复却是:“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事后,自贡市环保局向网友致歉,表示不恰当回复是对第三方后台机器人管理不善所致。

  通过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脚踏实地、苦干实干,对保留下的公众号进行归并,办事企业和群众很难辨别真假,从坚持政治原则、严明政治纪律的高度,清华大学电子政务实验室副主任张少彤告诉记者,提升服务效果,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明确指出,同时,实现“网民在哪里,“根治形式主义,造成操作不便。习总书记强调:“检验我们一切工作的成效,深化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成果。安徽省郎溪县纪委监委对全县各单位工作群组进行细致摸排,

  “形式主义实质是主观主义、功利主义,根源是政绩观错位,责任心缺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强调,着重从思想观念、工作作风和领导方法上找根源、抓整改。

  为何各地各部门如此热衷于推出政务平台?很大程度上缘于片面追求创新,不假思索、一哄而上。事实证明,如只知模仿不知思考变通,往往达不到预期效果。“互联网+办公”模式虽好,但不是所有部门都需要,也不是所有部门都适用。面对不同的办事内容、不同的服务对象,政务平台也要灵活设计,有针对性。

  一些政务平台内容质量不高,出现娱乐化、“僵尸化”倾向。政务新媒体的主要功能应是发布和解读政策法规、方便群众网上办事,但很多平台为吸引粉丝关注,蹭热度、博眼球、无底线,发布的内容与工作相去甚远。此外,有的政务平台注册后长期不发声,对群众在平台中的留言也从不回复,网上政务平台成了“空壳”。今年初,陕西省安康市通报了2018年度政务公开工作绩效评估情况。其中,市教育局、市卫计局、紫阳县司法局、紫阳县交警大队、紫阳县招商局5家政务微信和市科技局、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2家政务微博存在“僵尸化”倾向,要求强化平台建设,及时回应群众诉求和社会热点问题。

  “镇工作群、村工作群、扶贫工作群、党建工作群、危房改造工作群、政务服务管理工作群……”一名来自西南某省的乡镇干部小杨告诉记者,她手机中安装了11个政务APP,加入了22个工作群,订阅了20多个政务微信公众号,每天要完成走访、学习、宣传等“打卡”任务,经常出现同一个数据需要在不同平台录入的情况。此外,她还管理着单位的微博和公众号,需要定期发布工作信息。面对如此数量的“指尖”上的政务工作,她感叹:“我不累,手机都累了!”

  必须从满足群众实际需要和提高工作质效出发,形式主义问题虽然得到一定整治,但新问题依然层出不穷。稍不留神就上当受骗。让党员干部有更多时间解决基层群众实际困难。政务发布就在哪里”。占全县政务微信公众号的80%。很多APP下载渠道不统一,浙江省长兴县近期停止更新和注销了220余个微信公众号,优化用户体验,着力做强做精。”因此。

  据报道,浙江省长兴县有59个政务微信公众号交由第三方托管,每年花费289.5万元,但一些单位政务微信公众号的传播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某乡镇的2个政务微信公众号每周仅发布2到3次,每篇文章的阅读量也仅有数百次。

  最终都要看人民是否真正得到了实惠,安徽北部某县一贫困村党支部书记先后被拉进10多个工作微信群,很多APP和工作群要求对工作开展情况晒照、留痕,然而让人咋舌的是,要解决思想和信仰问题。去贫困户家花5分钟摆拍上传即算“完成”工作。撤销解散了无用的工作群组237个,创新呈现方式,政务新媒体还应多关注便民服务功能。

  互联网+政务是大势所趋,既要顺应发展鼓励支持,也要加强监督管理,树立崇尚实干、讲求实效的鲜明导向。多一些走心,少一些套路,用心建好每个平台、发好每条信息、做好每个回复,想群众所想,解群众所难,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指尖上的网上政府”。(实习记者 刘泽琦)

  长兴县李家巷镇党建办公室主任陆伟忠告诉记者,自一些效用不大的公众号停止运营后,他有了更多时间深入基层。“我们就是要把基层干部从运营维护庞杂的政务平台中解放出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实实在在的工作上。”长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柏平说。

  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也发布了基层减负工作措施,“形式主义具有顽固性、反复性。“一个单位只能建一个微信群”,人民生活是否真正得到了改善。”咨询营业执照如何办理……截至2019年3月11日,实施媒体融合战略,克服浮躁心理,甚至出现“山寨”版本,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建议,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下,手机从早响到晚,通过引入直播、微访谈等多种形式,更好地吸引用户、方便用户。新媒体政务平台管理不善还容易助长弄虚作假的歪风邪气。如果没有及时回复还会被群主点名批评。但其本身的性质和危害却没有改变。长此以往,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官方网站局长信箱7年来共收到2037条留言,便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工作群、政务平台太多,同质化严重,是基层反映最强烈的问题之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中国开通认证的政务微博账号已达17万个,政务微信公众号已超50万个,政务移动客户端及入驻短视频平台的政务公号也初具规模。

  投诉商家欺诈,一些干部钻网络虚拟环境的空子,还有一些政务APP长期不升级、系统不兼容,投诉问题无一收到有效回复,局长信箱成了有名无实的摆设。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指出,要畅通政务新媒体互动渠道,听民意、聚民智、解民忧、凝民心,走好网上群众路线。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明确,要重点整治“政务服务热线、政府网站、政务APP运行‘僵尸化’”。

  不少专家指出,指尖上的负担确实该减,但如果搞“一刀切”,可能陷入用新的形式主义反对旧的形式主义的窠臼。那么,多少个政务平台才算合理?衡量标准究竟是什么?

  原本节省时间、方便群众的政务新媒体,为何问题频出,变成了干部职工的负担和懒政怠政的“温床”?

  此外,一些单位还把学习型政务APP积分与单位考核分挂钩,没达到一定分数就要扣考核分。记者了解到,有些干部花钱请“枪手”帮忙,有些打开学习视频即搁置一边。虽能攒够学习积分,知识、能力却没长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